第1394章 比之瑶池圣子如何【二】 -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

第1394章 比之瑶池圣子如何【二】

“你真是释迦牟尼的弟子?” 白衣小尼姑看着杨宇,脸色极度古怪,心中充满了好奇与震惊。 释迦牟尼是禁忌,集体没有其记载与传闻。 但是,如今一个活着的释迦牟尼弟子出现,令白衣小尼姑真的很好奇。 这无法小和尚的来历,太过神秘,如同夏九幽一般突然冒出来,并且都拥有无敌的传承,令人不得不多想。 盖九幽,在整个北斗都拥有无敌的威名,释迦牟尼更是一个禁忌。 这两位,难不成真的都有弟子要出世,行走于世间不成? “无量天尊,贫僧自然是如来弟子,如假包换,假一赔十!” 杨宇开口,无比肯定的开口,笑呵呵的看着白衣小尼姑道。 “各位,这些事情,待进入殿中再谈也不迟。” 安妙依开口,看了一眼无法小和尚。 “如此,也对。” 大夏皇子看了一眼自己眸子充满好奇的妹妹,想到不久前一个也喊着无量天尊,却一直打自己妹妹主意的人,就觉得不应该再让两人交谈下去。 无量天尊? 无良天尊才才不多,嘴上喊着这四个字的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! “行,先入殿内再说。” 其他天骄也点头,姜逸飞,金赤霄,天妖宫少主等全部应了一声。 他们不想再谈下去,因为,实在没必要。 话题都在无法和尚一个人身上,他们也是调侃,怎么可能不介意一直被别人出了风头。 所以,入殿之后才是正事,不然无法小和尚骑着九天孔雀,太引人注目了。 夜空中,琼楼玉宇,光辉流转,如同仙界的楼阁,登临上来,让人几疑在梦中。 安妙依已然进去,这座玉阙外站满了人,都被一道仙光挡住了,没有几人可以跟进。 “这是悟道仙门,不能感悟出一定的大道烙印,根本进不去,四极秘境以下的修士,除了个别人外,一定都会被挡住。”李黑水惊讶。 大夏皇子龙行虎步,周身龙气冲霄,神铁战衣闪耀,如天帝下界,悟道仙门无法阻挡他,自动分开,他拉着白衣小尼姑,大步走了进去。 “刷” 光芒一闪,天妖宫少主,紫衣飘动,眸子深邃,从容步入。 接着,大衍圣地的圣子项一飞,驾圣剑出现,一闪而入,只留下一道圣光。 远空,一头黄金神□晏ぴ露□来,上面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,跃空而上,气质儒雅出尘,姜逸飞亦步入仙门内。 叶凡心中一跳,此人果然不简单,他更加怀疑,其为姜家神体。 “这些人真身显露,到底为哪般?”他又想到了这个问题。 “黑哥全靠你了,我不能动用神力,我怀疑刚才那个人真可能是姜家的神体,会感应到我的存在。” “好,我来!” 李黑水上前,一段道之烙印冲出,悟道仙门自动打开,他与叶凡从容走了进去。 “无量天尊……” 杨宇笑呵呵的迈步,没有任何威势展现,九天龙雀虚影也散去,但却安然无恙的穿过仙门,无比轻松的步入其中,更显不凡! 能够进入玉阙中的人,共有十几名,毫无疑问,都是年轻一代的绝顶强者,皆达到了四极秘境。 放眼看去,能够被大多数人都认出的有半数人,都是大有来历之人。 天妖宫少主、黄金家族传人、徐恒、大衍项一飞、万初圣子、姜逸飞、大夏皇子、白衣小尼姑…… 先来的人早已谈论了起来,叶凡与李黑水找了个地方,坐了下来。 “妙依听闻,荒古圣体战力同阶举世无双,各位可知其中究竟吗?” 安妙依轻问,明眸善睐,并无妙欲庵的魅惑之态。 叶凡心头顿时一跳,不想安妙依提起了荒古圣体,当下默不作声,静听他人的谈论。 “我曾听闻,圣体的苦海是金色的,并非死气沉沉,拥有无以伦比的庞大神力。” “我亦在一篇古籍中见到过只字片言,他们的道宫中不会孕生出神祗,所有道力都会用来滋养己身。” 前后有两人开口,叶凡惊讶,这些人果然见识不一般,连这些都知道,他都不明晓道宫会如此,以前还以为修行出了问题呢。 徐恒一身黑衣,皮肤雪白如玉,他如一把藏在鞘中的神剑,锋芒内敛,道:“这种体质的人,大成之后,血液堪比神药,古之炼药师手记中有述,珍贵无价。” “愿听徐兄详说,妙依洗耳恭听。”安妙依长长的睫毛轻颤,充满灵气的大眼望来。 徐恒大有来头,其祖父徐天雄比大能青蛟王还要恐怖,为北域第三大寇,可谓家学渊源。 他的气质有些冷冽,即便是笑容,也如霜花冰刻,道:“那是我祖父无意间在一面石壁上所见到的。” 徐天雄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,千余年前就已名动北域,曾在一处绝壁上见到过荒古炼药师的手记。 昔年,有大成荒古圣体赐下半碗圣血,被炼药师与药草一起熬炼成丹,不仅将一个垂死之人救活,后来那个人还突破一个大秘境。 “有这样的神效?”很多人都动容。 “荒古前,大地上很乱,纵是荒古圣体亦有大战连天时……”一个身穿黄金战衣的男子开口,皮肤呈小麦色,脸如刀削,棱角分明。 此人名为金赤霄,为北原黄金家族的传人,极其强大,地位堪比大夏皇子,他亦见到过相关记载。 昔年,大成的荒古圣体,以自身血液将很多重伤垂死的友人救活,被载于古籍中,十滴血就可生死人肉白骨! “荒古前,大地上很乱吗?”安妙依眸波流转,看向金赤霄。 “的确很乱,妖魔横行,不过后来终被圣体以及古之大帝镇压了下去。”金赤霄道。 旁边,一个紫衣男子冷笑,他气宇轩昂,贵不可言,尤其是一双眸子比星空还要深邃,道:“妖魔横行?我看是古生物未绝,横行大地吧!” 他名为妖月空,是天妖宫的少主,来自东荒西部,这个古老的妖宫万劫不朽,自古传承至今,堪比诸圣地。 “妖月空你什么意思?”金赤霄冷声问道,入鬓的剑眉倒立。 “方才你说,荒古时代,大地动乱,妖族横行,我还问你是什么意思呢!”赤月空紫衣展动,猎猎作响,他坐在那里,巍然不动,但却有迫人的气势。 古老的妖宫威慑天下,自古至今,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强大的妖王,据说青蛟王都是从此宫中走出来的。 妖月空的身份贵不可言,实力自然骇人之极。 “我所说的难道不是真的吗?”金赤霄针锋相对,并不惧怕,因为他亦大有来头。 黄金家族身在北原,却也与东荒的北域接壤了,据说昔年是从东荒走出去的,甚至有传闻,他们是古生物的后代,流有太古的黄金血液。 这一脉在北原的地位,好比不朽皇朝大夏在中州的地位,牢不可撼动,自然可与天妖宫的人分庭抗礼。 妖月空冷哼了一声,道:“昔年,古生物兴风作浪,被古之大帝镇压,某些家族不得不远走北原,离开东荒。” 两人不久前就已经大战过一场,结怨颇深,如今针尖对麦芒,很有可能会再次生死对决。 叶凡深感吃惊,他慢慢听出了味道,没有想到黄金家族与天妖宫来历久远,如此神秘。 “妖月空,我们是人族中的黄金王族一脉,你少要向我们身上泼脏水!” “某些古生物昔日兴风作浪,如今却以人族中的黄金王族自居!” 虽然是大敌,但两人倒也没有大打出手的意思,很快就归于平静了,他们也不想让人看热闹。 安妙依亲自斟酒,而后素手一转,两个玉杯分别飞到了金赤霄与妖月空的面前。 “妙依敬两位少主,不必意气相争,请饮下此酒。” 纵有些僵硬,但这种场合下,也没有人会多计较什么,不可能翻脸相向,皆饮下了酒水。 旁边一人问道:“月空兄,天妖宫与世长存,昔年走出过诸多大妖,荒古时代,曾与圣体大战,不知你对此了解多少?” 妖月空黑发轻舞,神色平静,道:“妖族虽与人族大战过,但早已成为过去,如今和睦相处,昔年的恩怨,已湮灭在历史中。” “月空兄不要误会,我没有其他意思。”那个人赶忙起身拱了拱手,在他看来,天妖宫比圣地还恐怖。 安妙依浅笑,玉齿闪动晶莹光泽,明眸蕴诗菁,道:“月空兄,不要介意,妙依也想问这个问题呢,我们真的想了解一下荒古圣体。” 叶凡不解,这个女子为何如此,她对圣体真的这样感兴趣? “圣体大成不可敌……”这是妖月空的先人对荒古圣体的评价。 荒古时代的大地,妖族极度鼎盛,天妖宫不说号令天下也差不多了,大妖辈出,但与圣体大战却付出了血的代价,妖族巨擘不断殒落,差点因此而灭。 “圣体可克诸般异象,所有领域法则都对他无效,生死大战时他如入无人之境。” 在场大多都是圣子级人物,有些人修成上古异象,可跨一个秘境大战。若是遇到圣体,毫无疑问这些都无用,这是让人感觉不安的消息。 叶凡觉得有些不自在,这些人一言一语,将他的秘密都快挖掘出来了,这可不是好现象。 妖月空没有在多透露什么,道:“诸圣地中不是有人培养过荒古圣体吗?”他扫了一眼项一飞与万初圣子。 其他人也开口,道:“一直有耳闻,但却不知详情。”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项一飞与万初圣子的身上,安妙依亲自为他们斟酒,道:“项兄能赐告吗?” “那是数万年前的事情了,可惜终究是失败了。”项一飞开口。 大衍圣地在数万年前曾经偶然发现一名圣体,花费百万斤源,让其晋升入道宫五重天。 “那是一个无底洞,大衍虽然拿得出千万斤源,但是却会元气大伤,许多前辈推测,即便祝助他破入四极秘境,可能还会遇到其他不可想象的困难。” “后来,那名圣体什么命运?”有人问道,这是所有人都最关心的问题。 项一飞没有回答,沉默不言。 “我听说,那个圣体很是可怜。”徐恒不冷不热的开口。 “昔年,一个圣地虽然可以拿得出千万斤源,但却看不到希望,自然终止了。”项一飞道。 “如今,各大圣地在北域开出了大量的源矿,再拿千万斤源的话,绝不会伤什么元气。”有人开口。 “可惜,得不偿失,谁知圣体进四极后,会不会还有桎梏,没有人愿意豪赌。”万初圣子摇头。 李黑水搅和,道:“现在,不是有一个荒古圣体吗,我觉得各大圣地可以考虑下,培养一个无敌天下的高手。” 很多人没有回应,这是什么糟糕的主意,不说叶凡与摇光的恩怨,单从其不是各圣地从小培养的弟子,就可以直接否决了。 “安仙子为何对圣体如此感兴趣?”叶凡忽然开口。 “妙依一心向道,想明其源,悟其本,我在前辈手札中见到,圣体亲近大道,自然想多了解一些。” 大夏皇子大笑道:“圣体,昔日名传天下,我越来越期待他打破诅咒进入四极秘境了。” 安妙依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,最后却是将视线定格在了一直没有说话,一直在以视线“审视”自己的杨宇身上,开口道:“无法小长老,不知荒古圣体比之你极为推崇的瑶池圣子……如何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