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5章 不可一世的太古族 -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

第1495章 不可一世的太古族

“圣皇子你肆无忌惮,当众杀我手下性命,当我脾气过于温和吗?” 天皇子向前迈步,英姿神伟,完美无瑕,非常的炫目,像是上古天皇复生。 “我说了,我是要杀你! 过去你鼓动不少人对我出手,还有脸说这种话,今日我伤愈归来,准备全部一棍打杀。” 猴子草莽气很浓,黄金斗战圣气动九天,跟一尊斗神一样。 在场的古生灵没有一个敢开口,对两人都很敬畏,这是属于古皇子的争锋,一般的人没有资格介入。 “轰!” 猴子手中的黑色大棒轮动了下来,上面鲜血淋淋,血珠淌落,压的虚空跟一张破布一样乱抖个不停。 天皇子身后一名老奴变色,上前迎击,不让自己的主子上前,祭出一盏铜灯,灯芯火烧塌天穹,向下镇压。 “啪嚓!” 猴子手中的乌金大棍比山还重,粉碎道光,击灭神火,以泰山压顶之势将铜灯震的四分五裂。 “噗!” 依然是没有一点悬念,这名很强大的的老奴的头颅被打了千朵万朵桃花开,元神都没逃出来,被灭在肉身中。 “成王了。” 天皇子后方的一名仆人惊道,快速冲到了近前,护在最前方,挡住猴子的攻势。 “当!” 这名老仆手持一条龙角锏,发出一串赤光,一条赤龙飞出对上了大棍,发出一阵阵道音,各种祥光与瑞彩纷呈。 这是王者的一次对决! “当!” 铁棒与龙角锏之间火星四射,一缕缕瑞气破灭,一条条祥光崩开,大道痕迹被震裂,猴子一力压十方,将这名老仆震的口吐鲜血而退。 “真不愧是圣皇亲子,以斗战闻名,震慑世间,刚初步斩道就打伤到了我。” 这名老奴胸膛剧烈起伏,浑身光芒流转,很是震惊。 天皇子终于变色,他也被卡在了这道关,至今还没有斩道成功,刚才若是他对上猴子,多半凶多吉少了。 “神之子莫要出手,你所欠缺的只是时间,修行一年抵他人百年功,将来无人可与你争雄。” 那名老奴出言。 “圣皇子你身为太古皇族中的一员,却与人族圣体走在一起,还对各族出手,你要背叛先祖吗?” 天皇子喝道。 “你管的可真多,我与谁走在一起,你管的了吗? 另外,少给我扣大帽子。太古年间,万族林立,常年大战,蛮荒大地上血流成河,到底被灭了多少族谁能说的清,从来没听说万族是一家,都是各领风骚数千年。 此外人族也是万族中的一支,我无论与人族圣体走在一起,还是与血凰山的传承者走在一起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” 猴子也很犀利,气势如虹,持棍向前迈步,还要出击,想将天皇子打杀。 天皇子冷笑,道:“而今可不是太古前,各族复出,欲重主天下沉浮,可原来的大地却被人族全部占据了,你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反抗各大部族吗?” “什么叫万族共生,你根本不懂,就不要给我摆什么道理了,真当自己是神之子了吗?我压根就没觉得不死天皇怎么样!” 猴子此话一出,许多古生灵都变了颜色,不死天皇那可是一个禁忌,不容亵渎。 “住口,你何德何能敢诽议太古天皇,这是大不敬之罪,天下共诛!” 与其交手的那名老仆手持龙角锏高喝。 “你一个奴才也敢在我面前大吼,滚!” 猴子一声大喝,铁棒轮动了出去,将其震的倒退,肌体出现一道道裂痕,眉心都淌出了一道血迹。 “圣皇子你过了!” 天皇子眼眸可怕,黑发如瀑,身后呈现九道神环,共分五色,如同天皇转世一样。 猴子冷笑道: “我父当年证道时将你老子的道场彻底掀翻,有个屁的神迹,被一记圣皇拳轰成了渣,不过是被后人神化了而已。” 此话一出,满场皆寂,这可是禁忌话题,猴子却根本不在乎,这样说了出来,让许多古族心中都直打鼓。 “圣皇子,你即便斩道了又如何,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?” 天皇子森寒,脑后九道神环快速放大,发出一阵恐怖的波动。 “神之子息怒,莫要强行出手,您的天资千古第一,斩道功成之际同代无人可敌,会成为天皇一样的存在,请先进瑶池,我们来对付他。”他的守护者开口。 “大言不惭!”猴子冷哂,道: “当年我父最遗憾的就是没有与不死天皇生在一个时代,不能将他轰成渣,而今你我同处一世,正好由我对付你,尝我老父之心愿!” 这些话可谓极其大逆不道,但周围的古生灵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什么,全都当作没有听见。 “何人敢在此大动干戈,无视这次盛会的规矩?” 瑶池中传来大喝,有大人物出场了,许多道身影冲来。 血凰十七山的一位山主、火麟十三洞的一位洞主等全都来了,皆是皇族代表,当见到是猴子在喊杀后全都心头一跳。 不过,这场干戈最终还是停了下来,因为太古的两个皇族插手,瑶池也有威压传出,不允许发生任何争斗了! 随后几日,各族又来了很多人,每日都有神钟鸣响,皆是身份显赫的生灵,值得众人去迎接。 而人族依然很尴尬,除却一个蛮王外,依旧是没有出现一个能镇的住场的人出现。 这一日,瑶池外又是一阵骚乱,出身原始湖一座魔山上的元古出现了,又是一条古皇血脉。 未出意外,元古与天皇子走在了一起,进入瑶池后并肩而行,与叶凡还有猴子遥遥相对。 “这就是元古啊!”叶凡冷漠的看着。 这是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,很是健硕,黑发齐腰,肌肤呈古铜色,有带状魔雾缭绕在身,很有压迫感。 他的眸子很特别,左眼内蕴一轮黑日,右眼内蕴一轮血月,显得无比妖异,一般人不敢与其正视,可吞人的元神。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,如一堵黑色的魔山一样,肉身像是可以压塌这片天地,让人心惊胆颤。 他刚一出现就与叶凡还有猴子对峙,顿时引起一片大乱,不少修士都赶来,在远处围观。 “真是可笑,万族盛会快召开了,人族不过来了一位蛮王而已,都没有几个能上台面的人。” 元古冷笑,脸上写满了冷漠,道:“大会开始时祖王亲至,我看人族会出现什么人去与他们平起平坐,多半没有一个能够同桌而坐的人!” 在场的许多人族修士敢怒不敢言,这的确是一个事实,相对来说人族真是没有可威慑一方的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