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、九大名剑 -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

第200章、九大名剑

一个人,猎杀了足足两百多头凶獠,还吃的只剩下三头,这种级别的凶残,他们九州之地,前所未闻。 “寂天,我不明白,这凶獠的血肉有这么美味吗?你竟然……” 皇袍中年人看着杨宇,极其无奈的开口问到。 “当然,这凶獠的血肉对我来说炼制美味的不像话,所以,就都吃了。” 杨宇耸了耸肩,点头说到。 “你这人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呢,” 皇袍中年人看着杨宇,一时间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 可是,杨宇毕竟是清宗之人,而他的儿媳妇又是清宗的圣女之一,也不能惩罚杨宇。 “怎么了吗?” 杨宇扫视一周,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,脸上带着一丝古怪。“ “你知不知道,就因为你吃了这些凶獠,让九州试炼已经无法进行?” 皇袍中年人看着杨宇,没好气的开口说到。 “这个,有这么严重吗?” 杨宇看向了皇袍中年人,显得有些疑惑。 “你说呢?本来三百头凶獠,最少有一百人能够晋级,可是如今,只剩下十几人猎杀到了凶獠,这九州试炼,可不是已经作废了?” 看着杨宇,皇袍中年人无奈开口。 “别介啊,大不了我说一下被我打劫之后有凶獠的人,也有八十多个,加上我们,不久够了吗?” 杨宇连忙开口,看向了皇袍中年人。 “你还是别开口说话了,不然那些宗主非得宰了你不可。” 古尘看着杨宇,无奈的招了招手,示意杨宇别再开口说话了。 抢劫了人家的天才,现在有点出来抢劫了人家,这不是找死吗。 “额……” 杨宇扫视一圈,的确发现了不少冰冷的目光,顿时讪讪的摸了摸鼻子。 “好了,你也别在说话了,这一次清宗宗主的面子上,我不与计较,而古圣战场之中,我的确需要你这样的战力去与妖族对抗,这件事情,暂时就此打住了,” 皇袍中年人也来口,示意杨宇别再开口拉仇恨。 “妖族?和凶獠一样?” 杨宇顿时眼眸光芒璀璨的看向了皇袍中年人。 “你……不会又想打牙祭吧?” 看着杨宇,皇袍中年人顿时脸色一黑。 “如果和凶獠是一样的,我当然得打牙祭。” 杨宇理所当然的点头,三百头凶獠下肚,杨宇的寂天圣体已经达到了大罗境后期,马上就能够突破封号天尊境界了。 “这个,应该和凶獠没有太大区别,毕竟都是妖族。” 皇袍中年人开口,有杨宇这么一个凶残的存在,那这次他们人族的古圣战场之行,恐怕会简单很多。 “那就好,什么时候去古圣战场?” 杨宇就直接看向了皇袍中年人,眼眸之中皆是兴奋之色。 “你先回清宗吧,到时候与古尘他们一同出发就行。” 皇袍中年人开口,对于杨宇的性格,十分无语。 “好。” 杨宇点头,对后土点了点头,两人便再次回到了清宗队伍之中。 “你这家伙,在另外一个世界就是如此吗?还是来到了我们这里,没有人束缚。才是横行无忌?” 看着杨宇,古尘开口问到,脸色十分古怪。 “他就是这样的人,你们不用觉得奇怪。” 后土开口,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知道了杨宇的性格。 “寂天,你这……也太凶残了吧,十大宗门的首席弟子,全部都被你给打劫了一遍。” 看着杨宇,古尘的妻子艾菲在一旁开口问到,脸色十分古怪。 “这个,我又不认识。”杨宇撇嘴说到。 “苍无道是平心的丈夫,问鼎是魅姬的道侣,你这家伙,也统统给打劫了。” 古尘开口,他和这两人关系不错。 “哦,下次注意。”杨宇撇嘴,他对这两个人倒是有一些印象。 一个持着先天灵宝级别的五行灵剑,一个持着有龙凤齐鸣的龙凤神剑,皆是妖孽级别的存在。 “好了,与我们一同回去吧,一个月之后,就是古圣战场开启的日子。” 清宗之主与其他宗主寒暄结束,便再次回到撵车之前,准备回去清宗了。 而一路上,杨宇也打听了一些情况,九州之地,共九州,有十大宗门。 剑宗,清宗,刀宗,民宗,阳宗,灵宗,皇宗等等…… 而杨宇眼馋的那些先天灵宝灵宝长剑,便是九大名剑。 皇宗的苍无道,使用的乃是龙凰剑,灵宗的问鼎,使用的乃是五灵剑,而那个阳明的便是开阳剑。 清宗同样有一柄这样的神剑,名为清烛剑,乃是极阴之道的神剑。 此外,还有时间之道----尊时剑,空间之道----帝空剑,掌控天地----天象剑,天劫神剑----苍劫剑。 最后一柄,便是古尘背后的那柄石剑,名为混沌神剑。 杨宇和后土一路上听着这些话,脸色皆变得古怪了起来。 这九柄先天灵宝级别的长剑,也太恐怖了吧? 竟然各代表着一种极道,恐怕威力也极其强悍。 “不行,临走之前一定要把那个苍劫剑弄走,配合第二魂环简直绝配。” 最后,杨宇有了一个目标,这一次离开之前,一定要把雷宗雷无畏的苍劫剑给洗劫带走。 而杨宇等人回到了清宗之后,修养了二十天的时间,随后,便直接从清宗出发,再次驾驶着撵车,飞向了那个古圣战场, 这一次,依旧是在古圣战场之前直接汇合。 而一路上,杨宇和后土却显得十分淡然,因为他们两个此地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 同行的人,依旧只有古尘和艾菲三姐妹,他们同样不担心,实力足够强大。 而撵车一路飞行,足足五天时间才离开大陆,进入了海域之中。 “这个海域,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?” 然而,杨宇和后土坐在撵车之中,从海域之上飞驰而过,眼眸之中皆是疑惑之色。 这片大海皆是灰蒙蒙一片,宛若死海一般,没有丝毫波澜,而在这片死海之中,亦没有丝毫生机。 “到了。” 三天以后,众人来到了这大海之上的一座岛之前,清宗之主停下了撵车,淡淡说道。